<nav id="ia0w8"><nav id="ia0w8"></nav></nav>
  • <menu id="ia0w8"></menu>
    歡迎光臨中國瀝青在線,今天是: 2021年08月06日
    公司背景圖片
    商家信息
    • 公司名:山東省山東泰豐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
    • 聯系人:李經理
    • 座機號碼:18254735793-詢價時說明信息來自瀝青在線平臺,有商家折扣!
    • 聯系地址:山東省濟寧高新區海川路66號
    • 公司官網:
    產品分類
    最新動態

    全面客觀看待當前經濟形勢

    全面客觀看待當前經濟形勢

    時間:2021年05月11日

    如何全面客觀看待一季度中國經濟表現?制造業投資兩年平均增速依然為負原因何在?碳達峰、碳中和是否會對經濟增速產生影響?圍繞熱點問題,經濟日報與中國經濟網記者日前采訪了國家統計局副局長盛來運。

    中國經濟仍處在穩定恢復之中

    記者:一季度中國經濟同比增長18.3%,兩年平均增長5.0%。一季度經濟的含金量如何?中國經濟是否已完全恢復常態運行?

    盛來運:今年一季度,國內外環境依然復雜嚴峻,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,各地區各部門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、國務院決策部署,科學組織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,經濟持續穩定恢復,開局良好(歡迎免費注冊,登陸中國瀝青網(瀝青在線)行業門戶網址www.fssmlp.com,免費發布供求,免費發布產品,免費發布企業動態)。一季度我國經濟同比增長18.3%,增速在主要經濟體中名列前茅。同時,就業形勢總體穩定,民生繼續改善,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持續提升,可以說一季度經濟增長的含金量比較高、成色比較足。

    客觀看待經濟形勢,需要從多個視角分析比較,既看同比增速,又看環比增速;既看宏觀總體數據,也看中觀行業變化情況,還要看市場主體的表現和感受。

    從同比來看,去年一季度我國經濟增速為-6.8%,導致基數比較低。為初步消除同比基數的影響,我們以2019年相應同期數為基數,采用幾何平均方法計算出兩年平均增速為5%,這一增速就平穩得多。從環比來看,與去年四季度相比,一季度0.6%的環比增速說明當前經濟恢復邊際放緩。

    最近很多專家在討論經濟是否恢復了常態,對此可以有3個參照標準:一是絕對水平,二是平均增長速度,三是潛在增長率。從絕對水平看,去年前三季度總量基本恢復到疫前水平,但從平均增速和潛在增長率來講,還有一定距離。初步測算,我國現階段潛在增長率在5.8%左右,有專家更樂觀的估計是6%或更高一點。從這個角度看,5%的兩年平均增速不僅低于2016年至2019年平均增速,而且距離應達到的潛在增長率還有一定缺口,說明當前經濟仍處在恢復過程中,不能說完全恢復了正常狀態。

    從中觀看,行業恢復不均衡。比如工業恢復相對較好,服務業受部分地區疫情反復影響較大。一季度服務業兩年平均增長4.7%,而過去幾年的平均增速都在6%以上。此外,微觀主體的差異也很大,尤其是小微企業、個體工商戶去年以來受疫情沖擊更大一些。原材料價格成本在上漲,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還沒有根本改觀,實體經濟仍處在恢復之中。從這些情況看,當前經濟恢復的基礎還不牢固,要按照黨中央、國務院決策部署,繼續扎實推進“六穩”“六?!惫ぷ?,做好對企業的紓困幫扶,保持宏觀政策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,鞏固經濟復蘇的基礎。

    前高后低”不代表經濟走弱

    記者:隨著去年同期低基數的影響越來越小,今年的GDP增速是否會逐季下降?

    盛來運:去年一至四季度我國GDP增速分別為-6.8%、3.2%、4.9%和6.5%,根據去年“前低后高”的事實,今年的同比增速大概率是“前高后低”。

    同比增速由高到低,不能得出中國經濟持續走弱的判斷。要結合環比、兩年平均等視角綜合研判。實質上,從環比增速、結構優化、新動能成長、經濟發展質量效益的一些指標來看,中國經濟有條件有潛力保持持續穩定健康發展。比如從先行指標看,3月份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為51.9%,創近期新高,4月份保持51.1%的相對高位,表明中國經濟穩定恢復勢頭良好。

    記者:今年一季度GDP環比增長0.6%,與往年平均水平相比,表現如何?

    盛來運:過去5年,除去年一季度受特殊因素影響外,2016年至2019年一季度GDP環比增速均在1%以上,均值為1.8%,今年一季度0.6%的環比增速確實低于往年平均水平。但其中有一些特殊原因,一個原因就是去年四季度經濟恢復較快,基數較大。而今年1月份至2月份局部地區出現散發性疫情反彈,給服務業尤其是接觸性服務業帶來較大影響,客觀上影響了環比增速。此外,從邊際效應遞減規律的角度來看,當一個經濟體的發展接近潛在增長速度時,增量的變化是邊際遞減的。目前,我國經濟增長正向潛在增長率逼近,邊際放緩也是正常表現。

    記者:實現碳達峰、碳中和離不開經濟發展方式轉型升級,這是否會影響中國經濟增速?

    盛來運:對于我國這樣一個發展中國家來說,工業化進程尚未完成,人均GDP剛剛突破1萬美元,一方面要實現現代化,另一方面要實現碳達峰、碳中和,壓力和挑戰前所未有。

    但是,碳達峰、碳中和也將創造新發展機遇,催生新產業新業態,并推動技術創新和生產方式、消費方式轉型。只要我們抓住機遇積極應對,中國經濟會攻堅克難,實現更健康更可持續的發展。

    對消費和制造業投資恢復有信心

    記者:一季度,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33.9%,兩年平均增長4.2%,這是否意味著目前消費已恢復元氣?

    盛來運:同比高增速主要受去年低基數影響,如果消除基數影響,一季度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兩年平均增速只有4.2%,低于過去幾年常態化的平均增速,大概有兩個點以上的差距。這說明,當前服務業和消費受疫情的影響還比較大,恢復至常態還需要繼續努力。

    不過,從3月份數據來看,消費正在邊際好轉。3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34.2%,比1月份至2月份提升0.4個百分點,這是一個積極變化。此外,3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環比增速為1.75%,顯示出消費繼續改善,也反映出我國消費市場比較廣闊,潛力比較大,彈性比較足。隨著疫情好轉和消費環境改善,消費潛力將進一步釋放。

    記者:一季度制造業投資兩年平均下降2.0%,而房地產開發投資兩年平均增長7.6%,如何看待這“一冷一熱”?有人擔心可能重回“房地產拉動經濟”的老路,對此您怎么看?

    盛來運:這個問題確實需要高度關注。今年一季度制造業投資總量比2019年同期低3.9%,兩年平均下降2.0%,還沒有恢復到2019年絕對量水平。制造業投資是實體經濟供給能力形成的基礎和先行指標,說明當前我國制造業在恢復過程中還存在一些困難。

    影響制造業投資的因素主要有兩方面。一是外部環境復雜多變,全球疫情仍在蔓延,供應鏈、產業鏈受到很大沖擊,部分企業家尤其是民營企業家觀望氣氛較濃。二是與企業的資金能力有一定關系。面對疫情,對企業來說保生存是第一位的。去年三季度以前,企業利潤是負增長,四季度才開始轉正,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企業的自主投資能力。但是,這兩個方面都在好轉,企業效益已經出現積極變化。

    目前有關各方都在加大對制造業的支持力度,出臺了一系列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政策措施。相信隨著疫情有效好轉和政策持續發力,制造業投資會有積極變化。

    關于對“房地產拉動經濟”的擔憂,我認為不能從表面數據得出這個結論,而要從實際動力結構變化來分析,到底是什么拉動了一季度中國經濟增長?從“三駕馬車”的貢獻來看,今年一季度18.3%的GDP增速中,有11.6個百分點由消費貢獻,貢獻率達到63%;投資轉化成資本形成拉動4.6個百分點,貢獻率是24%;貨物和服務凈出口的貢獻率占2.2個百分點,貢獻率是13%??梢钥闯?,一季度經濟增長是消費、投資、進出口共同拉動的,我國經濟增長主要靠內需,尤其是消費的“壓艙石”作用明顯。因此,我國經濟增長不會回到投資拉動的老路上去。

    全年物價將溫和上漲

    記者:一季度CPI同比持平,但PPI卻快速上漲,近期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明顯,如何看待今年的通脹壓力?

    盛來運:當前,我國市場價格走勢出現了明顯分化。一方面,CPI仍處低位,一季度同比持平,3月份由負轉正增長0.4%;另一方面,3月份PPI同比增長4.4%,比上個月跳升了2.7個百分點,令市場擔憂通脹是否會加速到來。

    目前國際通脹水平確實有所抬升,主要原因有幾方面,一是今年以來世界經濟總體在復蘇,雖然疫情仍在全球范圍內蔓延,但一些發達國家疫情得到明顯緩解,疫苗加快接種,增強了國際社會共抗疫情推動發展的信心。二是在總需求拓展的同時,生產端供應跟不上需求擴張的步伐,尤其是一些原材料生產國和供應國還沒有及時復工復產,供需缺口是價格上漲的基礎。三是一些國家擴張性的量化寬松政策帶來外溢效應,催生了世界范圍內價格上漲的預期和趨向。此外,逆全球化思潮抬頭、保護主義盛行、技術封鎖等都加大了企業的生產成本和消費者的負擔。

    對我國來講,盡管來自外部的輸入性通脹壓力有所加大,但通脹水平總體處在可控狀態。首先,目前我國物價指數的平均水平相對較低,3月份扣除食品和能源價格的核心CPI上漲0.3%。第二,我國經濟基本面和政策面不支持出現大規模的價格上漲。從基本面看,目前我國生產擴張的幅度快于需求,工業恢復快于服務業,供大于求的現實使物價上漲缺乏基本面的支持。從政策面看,我國實行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,沒有搞“大水漫灌”,而是通過精準調控支持薄弱環節,通過“六穩”“六?!贝龠M經濟穩定恢復。第三,從結構性因素看,目前我國生豬存欄量已基本恢復至常年狀態的90%以上,生豬的生產供應是有保障的,一定程度上對沖了通脹壓力。第四,從傳導機制看,上游工業品價格上漲對下游產品價格的傳導效應確實存在,但是逐漸遞減。我國工業門類比較齊全,產業鏈相對較長,下游產品競爭比較充分,很多產品處于供過于求的狀態,影響價格大幅上漲的因素會受到一定抑制。

    從后期走勢來看,由于基數、結構性因素及輸入性因素的影響,我國物價將呈現溫和上漲的狀態,但總體可控,全年CPI漲幅將明顯低于3%左右的預期目標。



    銷量排行
    向左
    向右